禅颍小说>穿越历史>狼心狗肺江公子 > 你要记住是你欠我的/我是发烧,不是死了
    江临鼻息粗重,是很明显的情绪难以控制的模样。他眼里含着生理性的泪,努力睁大了眼睛才没有彻底流下来,只是因为过于辛苦了,他紧紧抓着宋律的手,好半晌没能松开。

    思绪不受控制,江临想起来那个嫩肉裸露的伤口,但这次不再觉得想要呕吐,只是浑身的皮肤都像是裂开了,并不让他觉得疼,就是恶心。

    “那天在车里,他抓着我不让我动的时候,我看见血从他的伤口涌出来,最后像是流尽了……”

    暴露出新鲜的翻出来的嫩肉,是很浅的粉色,纹理之间含着丝丝缕缕的血。

    之后很多个夜晚,江临都梦到那些痕迹出现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江临眼里满是挣扎,像是也在努力想要从中逃出来。可宋律将人压在怀里,好半晌没能有下一步动作。

    因为他突然就想起来,那天他将江临押在审讯室里,问得最多的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事故发生之后你还有行动能力,却什么都没做。”

    因为周沉用最后的力气将他按住了。

    这种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,现在宋律觉得周沉完全可以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他睁大眼睛,热泪不受控制的从眼里涌出来。莫大的混乱在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大脑里翻涌,他难以明白周沉当时是怎么想的,甚至他已经不想知道周沉的脑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了,他只是抱着江临一遍又一遍地道歉。

    一开始声音低哑,像是还想努力维持镇静,避免自己糟糕的情绪将江临也感染。最后实在是忍耐不住了,他只能一边吻江临的面颊一边说着对不起。

    有许多事情至今都难以说清,可这时候,宋律觉得好像又没有那么重要了。他紧紧抱着江临,直到江临在他怀里软下去,原本僵硬的身体卸了劲,过了好一阵,才传来平稳的呼吸。

    “宋律,你要记住是你欠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律说不出话来,只能点头。他毫无防备,抬手抚摸着江临的脊背帮江临顺气,用低哑的声音说些无甚作用的安抚,“都会好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