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知道她正当虎狼之年,一旦尝到甜头,则兴趣极大,且不会像少女那般娇羞。男人拉过她的手放在屁股上,摆动下身缓缓抽送,一面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啮咬,她微微喘息,玉手反搂着男人的屁股,一面大力揉捏,一面向自己按压。

    男人心中激荡,将她的腿曲到胸部,让玉臀挺出更方便深入,一面揉捏丰满的乳房。巨龙带出阵阵温暖的花蜜,二人身下的床单早湿成一片,薄被里掀起阵阵热浪,让人很是焦躁。

    男人掀开被子,跪了起来,扶住她的大腿,迅猛快速刺入。

    她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男人一手按住香肩,一手扶住大腿,摆动腰肢快速行动,小腹“啪啪”的撞上她侧卧的玉臀,她凤目半闭,晕红的俏脸上尽是舒适畅快,玉手不住摩挲男人的大腿。

    酥麻的交合快意不住从对方那里传来,圣心御女真经双修开始发生作用,两人身体就像漂浮在半空一样翻腾,男人从未有像今日这样频繁交汇,只觉体内龙虎交汇、气血通畅,浑体舒泰,额头胸前后背微微汗出,相当舒适。她口中呢喃起来,玉体颤抖,蜜壶内阵阵收缩,喷出了大量蜜液,但是奇经八脉都发生了惊人的扩容,内力大增,虽然身体有点疲累,但是精神和气息、内劲都在成倍的增长。

    浑身脱力的她这时只能毫无反抗的接受身体传来的快感,身体像火烧一样的热,希望能把这样的火熄灭,“啊”的一声尖锐娇呼,语气满是满足的快感。

    男人眼见原本高高在上、冷傲难近的,终于抛弃原有的羞耻自尊,狂乱地叫出声来,心中兴奋难当,更是奋力驰骋,尽情肆虐,手上口中更是不停轻薄这怀中胯下的赤裸羔羊,她全身充满着被突入身体深处的快感,她的意识被吞没了,肉棒在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上穿插,发出“嗞嗞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她的腰不停的活动,她的下身大胆的摆动,来配合男人的肉棒在自己下体抽插动作,她内心隐藏着的欲念,随着身体所受的刺激而爆发,这时她只觉得下体传来的猛烈抽插快感,整个盖过了其它五官所传来的感觉,眼前天旋地转,一股绯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掠过。

    她雪白的喉咙随着不停颤抖,连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都看不清楚,更不知道自己口中正不断加大淫乱娇吟的音量,道∶“,我……好快乐,你只……属于我……一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下体的浅粉红色嫩肉含着一条不停抽插的大肉棒,两人淫乱的性交行为持续了大约一柱香时间,她的黑发跟随她身体的活动而飞舞,男人突然感到肉棒周围阴道内壁的软肉一阵强力的旋转收缩,她的媚肉像一把钳似的夹住自己的肉棒,便再也支持不住,巨龙再次发出奇异的光辉,将一道滚烫的洪流喷洒在她体内。

    同时只见她浑身不停颤抖,面上泛起了一阵红霞,好像有强力的电流通过一丝不挂的身体,电流从背部一直传到上头部,脸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艳的桃红色,圆润的粉臀不由得挺起来,好像是在回应男人的动作,柔细雪白的双手环抱他的肩头,手指深陷男人背上肌肉。

    她主动仰身献上香舌紧缠住男人粗大的舌头,男人的舌头陷入她的嘴巴内,她用力吸啜男人的舌头,两人像一对恋人似的热情深吻,男人无法抵受这个美人儿的深吻而继续猛力抽插她的蜜穴。

    她美妙的身段突然痉挛,全身肌肉快速的抽紧,晕眩想道∶“呀……我要高潮……要泄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咿啊~~”一声前所未有的狂呼娇喘由一张樱口中传出,如同千人骑、万人跨的淫娃荡妇般,她双腿一阵痉挛抽搐似的紧紧夹住男人的腰臀,接着就发疯般的摇着皓首,双脚在空中乱踢,仿佛希望他的肉棒插得更深更猛,好像要将他挤得一滴不剩似的。

    而她如同灵魂出窍般,只觉得太阳穴在振动,眼睛好像在冒金花,也感觉出自己的蜜唇还为追求猎物在一张一合,但她此时的意识已经朦胧,呈大字形瘫软在树洞内,无意识的将两只修长的玉腿无耻地紧夹着男人的腰部,任谁也看不出这名赤裸裸躺在地上,满脸高潮过后被征服的浪荡模样,竟是冰清玉洁、贤淑典雅,武林人人尊敬的玉湖山庄的庄主夫人她。